分析:台湾大选的四个看点 – manbetx体育 | manbetx体育

在当前两岸僵局与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即将在本周六投票的台湾大选和立法委员选举,有什么关注焦点?

本周六(1月11日),台湾将进行四年一次的总统与立法委员两场选举。投票结果除了决定台湾未来四年的政策走向,更多人关心从选举结果看台海安全与中美未来在亚太的部署。

四年前,当时领导民进党的蔡英文在胜选后,表示尊重两岸在1992年会谈的历史事实,但不接受过去“九二共识”的论述。随即,中国大陆切断与台湾的官方沟通管道。在北京的压力下,七个台湾友邦也在四年内转与中国大陆建交。

在蔡英文任内,中国大陆对台湾人推出“准身分证”的居住证,并先后提出对台31条、26条等措施“促统”。在本次大选前半年,北京宣布中断大陆游客赴台个人游;当解放军军机绕台已成常态之余,航母“山东舰”去年年底才刚成军,即航经台湾海峡。

尽管两岸在走钢索,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在过去四年陆续通过《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亚洲再保证倡议法》(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2019与2020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NDAA) 等一系列被认为对台友善的法案,但中美贸易冲突却也同步波及到台湾。

联合国在去年1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中美贸易冲突之下,台湾是全球最大的受惠者。但台湾的半导体业被视为中美科技冲突的前沿之一,行业人才和敏感科技也成为各方的角力核心。。

在这样的背景下,本周末的大选值得关注以下四件事。

一、蔡英文有可能连任

按照台湾的选举规律,拿下地方县市长选举胜选的政党,能把声势延续到两年后的总统大选。上次在地方选举痛击民进党的国民党,这次恐怕会打破规律。

过去四年执政的民进党,由于从年金改革到公投政策失利,造成2018年的地方选举大败,更让国民党的高雄市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喊出“下架民进党”,在全台掀起一波“韩流”。

但不到一年的时间,尽管蔡英文争取连任的主要竞争对手就是反建制的韩国瑜,但外界仍看好蔡英文可能连任,首要原因源自于对岸。

蔡英文在上任后,强调不挑衅两岸现状,多数台湾人也表示希望保持现状。但在去年1月,中国大陆宣布“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不但调整对台策略,同时画清统一的时程表。紧接着,采取一国两制的香港在6月份爆发“修例风波”,更掀起台湾对未来的恐惧和焦虑。

这样的外在情势反应到台湾本地的民调上,倾向独立的比例开始增长,偏好与中国大陆统一的台湾民众正在减少。

长期研究台湾选举的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鲍彤 (Nathan F. Batto) 认为,“两岸”一直是台湾总统大选绕不开的议题,但香港情势在今年形塑了台湾政党如何辩论两岸政策。“当选举主轴转向主权和认同,会对民进党有利,”鲍彤分析。

在党内负责操盘选举的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观察,国民党在这一次竞选仍诉求重拾“九二共识”,但对岸已调整对台方案,国民党却没有清楚捍卫立场,“这是国民党在选举战略上的重大错误,”罗文嘉直言。

但在韩国瑜竞选团队负责两岸政策、过去曾任台湾大陆委员会副主委的赵建民并不同意。他强调,对国民党来说,“九二共识”是统一前的“协商工具”,不是对手阵营说的“九二共识等于一国两制”。

“我们对外支持香港双普选、支持民主、支持台湾立难民法,也重申现阶段两岸没有条件统一,统一是未来一代的事。怎么会变成我们认可一国两制?”赵建民对FT中文网解释。话虽如此,赵建民也坦言,香港因素对这次的选举“影响很大”。

从民调来看,蔡英文与韩国瑜的支持度出现黄金交叉,就是在香港发生抗争活动之后。也因此,尽管国民党的竞选广告招牌打着“(台海)安全”,外界却看到他们的两岸政策辩护显得苍白无力。这也反应出另一个问题:身为台湾最大在野党的国民党,才是无法撼动蔡英文的核心原因。

没有人忘记在两年前的地方选举之后,一肩扛下失败大旗的蔡英文卸下民进党党主席,民进党党内更为了2020年总统候选人的人选,一度争得火热。

但面对走下坡的民进党,国民党却没有因此得利。

台湾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副研究员俞振华从民调数字来看,虽然民进党的支持度在2016年总统大选后就开始往下走,但支持者并没有移转到国民党,国民党的支持度相对上升的少。“国民党在2016年总统大选失败,但之后的改革幅度却不像民进党在2008年败选后的变革,一般民众仍看不到国民党的改变。”俞振华说。

而“韩流”在上次县市长选举带来的“蓝绿翻盘”震撼,恐怕是一时的地方火花。

根据俞振华对2018年台湾地方选举的最新研究,韩国瑜的胜选更多是出自民众对高雄地方施政的不满,并让“韩国瑜效应”外溢到其他县市。“2018年选举只是国民党的单点突破,民心并没有转向到国民党。”俞振华说,如果地方获胜的根基不稳,国民党的声势将难以延续到2020年。

二、“不蓝不绿”的新兴政治势力

今年除了有台北市市长柯文哲成立的台湾民众党,还有绿党、台湾基进党、时代力量党等话题十足的“泛绿”小党抢占目光。更不要忘了鸿海创办人郭台铭在国民党初选败选之后,仍旧派子弟兵参与台湾民众党和亲民党的立委选战。

根据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的统计,在不分区立委中,今年有19个政党登记参选、共提出217位候选人名单,政党数量与候选人总数都创下历史新高。

“每次台湾选举都有小党出现。但这次因为政党补助款的调降,让小党更有机会获得补助款,因此跃跃欲试。”俞振华解释。

从这届立委选举开始适用的政党法规定,只要政党得票率在选举中达到3%,即可获得“政党补助款”,每年每票获得新台币50元(约1.6美元)的补助金。“等于让小党有粮草可以在未来的地方选举上打仗,”俞振华形容。

而除了明显的政党参选诱因,也不能忽略民进党与国民党以外的政党空间。

“目前两大党都不是因为自己表现好而压倒对方,所以让这次选举的不确定性提高,”俞振华观察。也因此,蓝绿留下的缝隙,让柯文哲跟郭台铭蠢蠢欲动。

然而,台湾的政党光谱基础仍建立在是否倾中 (lean to China) 。过去出现的小党,曾试图打出非统独议题的诉求,但最终还是被政党分野的主轴吸纳,必须与蓝或绿结盟。

俞振华观察,当前除了少数意识型态清楚的政党,例如以反对同性婚姻为主的安静力量党,其他台湾小党都是以国民党或民进党的“侧翼”出现。相对难以划分蓝绿阵营的,可能是自称“白色力量”的台湾民众党。

俞振华说,如果能拿到全台9%~10%的选票、达百万规模,一般而言能形成显着的第三势力。“台湾民众党这次诉求不蓝不绿,因此若能在这次选举拿到百万选票,就代表他们有跨越蓝绿的潜力。”

三、国会席次可能成为民进党的绊脚石

尽管蔡英文是目前政治观察者的宠儿,但她所属的民进党,在本届国会选举上恐怕需要一些好运。

从2012年起,台湾把总统大选与立法委员选举合并在同一天举办,也因此出现选民将总统票及立委票投给不同政党的“分裂投票” (split-ticket voting) 行为。

俞振华观察,上一届总统大选的分裂投票约占3~4成,“有出现跨党投票,但还是投给同属泛蓝或泛绿的阵营。”

至于这一次的分裂投票行为,可以观察两个面向。首先,在选战中打出“讨厌蓝绿”的台湾民众党,是否能在地方立委或政党票上吸引到跨蓝绿的选民。其次,郭台铭力推的“郭家军”是否会当选立委,也能一窥郭台铭的政治实力。

另一个观察面向,则是看民进党的政党票和立委得票数是否能维持过半的国会席次。民进党现在在立法院113个席位中占有68个席次,而国民党则拥有35个席,其余席次则由小党和无党籍立委担任。 

罗文嘉在选前接受FT中文网采访时坦言,对民进党而言,“政党票”才是这次选举的关键。“目前比较大的危机,是很多偏绿的小党出现,瓜分了选票。”他说。

倘若蔡英文连任、但民进党在国会席次不过半,新政府恐会面临跛脚执政,如同重回陈水扁执政时期,行政部门推行政策的阻力提高。

四. 选后的经济挑战

蔡英文在上台后,力推“新南向政策”,希望台商的投资焦点转移到台湾第二大的贸易伙伴东南亚,以降低台湾经济对中国市场的依赖。

在中美贸易冲突爆发后,大陆台商为了避开关税压力,也陆续将生产线移转出中国。根据台湾经济部的最新数字,截至2019年12月,一年内已有165家的台湾企业回台投资,规模突破新台币7000亿元(约233亿美元)。

除了投资增加,得益于台商资金回流、以及中国5G产业“去美化”的影响,台湾电子类股股价持续高涨,更带动台股指数在去年达到近30年的新高点。

过去民进党执政常被批评经贸政策非他们的强项,但经济数字已成为蔡英文本届政绩的最大卖点。

尽管如此,怀疑者仍有担忧。台湾经济依赖贸易,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是中国大陆。国民党阵营一贯认为,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不好,就会影响台湾参与区域经济的可能。而今年,显然有新变数。

“ECFA(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在选后的不确定性高。假如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今年也成立,对台湾经济的压力很大。”赵建民说。

RCEP是由东盟10国加上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五国签署的协议,为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其GDP占全球近三成、人口比重占全球的近一半。

面对这样的区域贸易体系即将成形,台湾官方当前瞄准另一个替代方案——CPTPP(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一个规模相对小的经贸联盟,但中国大陆尚未加入。

“我们除了会继续推进新南向政策,也努力准备加入CPTPP。”台湾外交部部长吴钊燮在选前对记者表示,待CPTPP正式生效后,台湾就会申请加入会员。

(作者邮箱:silva.shih@ftchinese.com)

Source link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