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免疫”说法之下,英国人为什么不恐慌? – manbetx体育 | manbetx体育

何越:中英抗疫方式不同,英国抗疫原则是以科学模型为基础,在生命、自由、文化认同、经济承担力等之间找平衡。

假设把以A国逻辑作为判断标准,得出“B国是错误的”推断模式称为国家刻板逻辑,过去几周一些中国人和英国华人对英国抗疫方式的评论一直沿用此刻板逻辑。

经过多年海外生活,我已经学会抛弃国家刻板逻辑,否则没法找到幸福感,因为我有被国家刻板自我心理折磨的近十年的经历。在许多事务(教育、娱乐、度假、文化认同等)上,中英观点和做法都存在巨大差异。许多华人一辈子不融入英国方式,按中国方式生活,没问题;可前两周在口罩一事上不少人无法入乡随俗,生活在“不戴口罩就有危险” 的境地(英国提倡勤洗手,而非戴口罩。见《口罩背后的中英价值观差异》一文),在我看来就是被国家刻板逻辑自我折磨。

上周英国出台的“新概念”——“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更是惊起千层浪,不少人怨声鼎沸,认为英国草菅人命,拿人体做试验当炮灰。有的留学生父母也慌了,催着孩子回国避难。

国情不同,抗疫阶段不同,方式自然不同。中国是首个抗疫国,无暇细想,阻断传染源和救人要紧。而英国之前已有中国与意大利案例可供参考。中国和意大利案例都高度集中,造成武汉和意大利北部地区医疗资源突然短缺,而英国案例在全国分布均匀,压力由全国医疗资源分担;此外,意大利死亡率高与该国较高的人口老龄化率有关系。中国和意大利模式不一定适合英国。

上周末起,欧洲已成为全球疫情中心。如果把欧洲看成中国,意大利就如同武汉。除已宣布关闭边界的一些国家外,欧盟境内人口可以随意流动,不设防;而意大利虽然模仿中国模式封城,但无法做到中国人盯人的紧密封锁,因为对自由理解的不同,意大利的封城效果比中国的要打折扣,它对四周邻国疫情的传播,不可能没有影响。上周法国、爱尔兰和丹麦也已宣布闭校,3月15日早上法国突然开始采取更加严密的措施。

英国目前没有追风,只强调勤洗手、要求发热和有感冒症状的人自我隔离、学校停止海外旅行等。不过大型集会如伦敦马拉松、英超和足球联赛等都已延期。英国抗疫原则是:以科学模型为基础,在生命、自由、文化认同、经济承担力等要素之间找平衡。英国国内永远不缺对政府和首相的批评,但相比为时三年的脱欧,到目前为止,对英国抗疫方针,民众并未出现如脱欧般的意见分裂。

英国政府公布的防疫四阶段计划是:一、防堵;二、拖延(疫情高峰);三、研究;四、减损。目前刚刚进入第二阶段的初期,大型群聚活动已经开始推迟或取消,但尚未实施关闭校园和建议有能力的公司允许员工在家中工作等政策。与此同时,英国在加紧研制抗体。

为何英国还未采取更严苛的行动管制?我认为原因如下:

一,英国民众对疫情的凶险度认知与中国有差异。很多人对新冠病毒的认识来自于英文材料,认为此病对老年人有强致死性,但50岁以下的人似乎相对安全。尽管上周四首相约翰逊严峻警告说:“更多的人将失去挚爱的亲人。” 但因为目前为止死亡人数是35人,很多英国人一时还无法从旁观者角色迅速转型为疫情主角。目前强行采取措施,可能受到一些民众抵制。

二,英国政府认为,如果真的需要封校、封镇甚至封城,时机还未到。如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Sir Patrick Vallance)所说:“计算机模拟表明,英国处于流行初期,预计将在4周内急剧上升,并在10和14周内达到顶峰。” 他和首席医学官克里斯•惠蒂教授判断说:“在现阶段施加严格的限制为时过早。严格限制可能持续数月,将产生‘自我隔离疲劳’的风险。”

此图来自BBC。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新冠病毒爆发将按照蓝线趋势,在春夏之交达到高峰,英国医疗资源将不负重荷。如果采取英国定义下的控制措施:隔离病人、与易感人群保持距离、以及病人及全家隔离,病毒将走红色曲线,爆发峰值不但会降低,而且能推迟到接近夏天,此时其他病人相对于冬天和春天已经下降,英国将能更加集中资源对抗新冠病毒。

三,英国目前在为即将到来的病人高峰期做医疗资源保障准备。据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报道: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是世界上最先进完善的医疗机构,全民免费,全国统一调度安排,灵活度高,适用于危机状况。上周的财相预算演讲显示:目前英国将为新冠病毒防疫医疗投入50亿英镑,以后要多少,给多少。目前还未停校亦与医疗资源保障相关,一来数据证明该病毒对孩童影响非常低,二来很多医生护士等医疗专业人士都是父母,如果闭校,他们就可能必须请假回家带孩子。英国没有祖父母帮忙带孙辈的说法,也不会有医院领导人会出于某种“大局观”,让医生护士放弃小家顾大家。

“群体免疫”的说法是目前造成不少华人惊恐的原因。群体免疫是指当60%人群产生免疫力,就可保护社会中的弱势人群和老年群体。不过,这意味着在3600万英国人获得抗体之前,英国将继续有人丧生,而且不知何时才能达到60%。约翰逊把话说得非常直白:“更多的人将失去挚爱的亲人。”

而为何很多英国民众对“群体免疫”的说法不恐慌?我认为有以下几点。

一、体质。相比于从小就呵护不让风吹雨淋的方式,英国孩子常常从小就放养,也不多穿,也不多盖,而且这与种族无关。我的两个孩子就是这样长大的。大冷的天,她们可以穿着薄衣户外跑(有的男孩子就只穿短裤),下雨不打伞,游完泳湿着头发就出门。英国人喜欢在户外遛狗、骑车、爬山等,体育是英国的最流行的文化之一。

二、生死观。相对于以惜命、保命为上的思维,很多英国人的生死观比较超然。上周六我去超市购物,人还是那么多,而且很多是老人。我撞见一位80岁老者,他说要出来受点病毒,制造一点免疫力,如果死了,说明自己身体不行,那也没必要苟活。我70岁的家公家婆一定让我们去吃饭,我说怕传染病毒,可他们说不怕,希望一点一点地感染,一点一点积累抗体。我家公说:“就算要死,也要死的开心。” 我家公逾80岁的母亲在9年前选择放弃抢救,要求自然死亡。当时她中风全身瘫痪,失去所有记忆和知识。她之前就写好遗嘱,说如果她面临自然死亡,不要人工干预,不要上呼吸机等抢救手段。后来她不能进食,之后安静离开人世。

一般的英国人对“群体免疫”的说法不恐慌,建立在两个基础上:(1)英国舆论令人相信青壮年危险不大,如若被感染,大部分人的症状将是轻微的;(2)英国人信任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NHS的救治原则是病情严重者优先,没有后门一说,这种做法得到了国民的普遍认可和信任,人们对NHS的效能有信心。

三、对人道主义的理解。人道主义意味着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生命吗?正常情况下是的,中国的防疫就是秉持此原则;英国提出的群体免疫虽然表面看似违反了人道主义,但这是长期备战的打法。借鉴西班牙大流感的经验,病毒前后共袭击人类三波。目前全球应对的也许是新冠病毒的第一波。在抗体被发明出来之前,躲避政策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因为躲避政策对正常生产和生活秩序破坏极大,无法成为长期手段。这就是英国的防疫政策出台的背景,如果在第一波就产生有效群体免疫力,待到第二波来袭,英国已经无需害怕。当然群体免疫法存在风险,其不确定因素包括:死亡人数的高低,以及何时能形成60%群体抗体。

目前英国确诊病例1140宗,但政府估计实际感染人数在5000至1万之间;死亡35人,最低年龄是59岁。预计英国很快要开始强制70岁以上老年人隔离,限制他们外出,因为他们在新冠病毒面前最脆弱,如果不隔离,发病率将高抬,极易造成英国医疗资源供不应求。可是英国人习惯了自信自由,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非常难,老年人同样如此。不过,也不排除有部分老年人及青壮年自己选择居家隔离。

当然,英国政府也澄清说,“群体免疫”是一个科学概念,而不是政府的目标或政策,政府并不主动追求60%的人感染。也有240名科学家写公开信批评当前防疫政策,要求马上采取社会疏离措施以减缓疫情蔓延;毕竟英国是一个自由社会,存在政策讨论及各种观点的表达。但尽管英国选择了与新冠病毒长期并存的防疫政策,“群体免疫”这一说法也广为人知,除一些人抢购和选择居家不出外,英国社会并未陷入大规模恐慌。在这背后,是英国人对本国政府、本国公共政策科学性及本国医疗体系的信任。

(注:作者是英国社会学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