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抉择:救市还是救命? – manbetx体育 | manbetx体育

刘裘蒂:特朗普企图安抚民心的演说为什么失败了?感觉上,该演讲给人的整体印象是“救市”比“救命”重要。

救市?还是救命?面对汹涌而来的新冠疫情此起彼落地在世界各角落爆发,全球的领导人,从习近平到特朗普,都面临同样的问题。

当世界卫生组织(WHO)在3月11日宣布新冠肺炎已经形成“全球大流行”,特朗普当日美东时间晚9时在白宫对全体美国人民做了演说。在他照着读稿机念台词之后,道琼斯的期权指数下跌了1000多点。

3月12日,尽管美联储宣布向银行提供至少1.5万亿美元的流动资金,标普500收盘下跌9.5%,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跌幅10%,经历了自1987年“黑色星期一”股市崩盘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美国股市已经在3月11日正式进入熊市,加上12日的雪崩式下跌,美国主要股指已经从2月19日达到的历史性高点下跌了接近30%。

金融市场的地狱闸门已经打开。

恐慌性抛售背后主要的原因是投资者和美国大众心里没底:目前疫情到底有多糟?电视评论员问:美国是不是“两个星期前的意大利”?

终于承认“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特朗普,在演说中强调各种因应的财税措施,包括给受影响的企业注入额外的资本和流动性、释放2000亿流动性、和减免工资税。“我们经济很好,强大的经济给我们充分的资源应对各种挑战,这不是金融危机,只是短暂的插曲。”

但美国将从3月13日午夜23:59起,对欧盟国家实行至少为期一个月的旅行禁令,使投资者担忧对于双边经济的冲击。

在时长10分钟的演说中,特朗普除了称赞自己在疫情爆发初期对中国封关的果断措施,怪罪欧盟“因为未对中国实行旅行禁令”而变得一团糟,还自诩美国有优异的医疗系统和最专业的团队,没有什么可怕的。

但股市依然崩盘。特朗普企图安抚民心的演说为什么失败了?感觉上,他端出了一系列财税措施来保障经济,给人的整体印象是“救市”比“救命”重要。

特朗普说:“本周初,我会见了健康保险行业的领导人,他们同意取消冠状病毒治疗的所有自付费用,将保险范围扩大到这些治疗,并防止额外的医疗费用。

“我们正在削减大量繁文缛节,以在创纪录的时间内提供抗病毒治疗。这些举措将大大减少病毒的影响和传播范围。”

“此外上周我签署了一项83亿美元的资金法案,以帮助美国疾控中心(CDC)和其他政府机构与病毒作斗争,并支持疫苗、治疗和医疗用品的分发。测试和测试能力每天都在迅速扩展。我们火速行进。”

我认为,取消检测费用和强制提供带薪病假,可使劳动力不至于因没有保险或为保住饭碗而隐瞒病情,的确是抗疫急需的举措。但美国政府必须对疫情有一致的说法,在民众中产生公信力,使他们愿意配合。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直到演说前一天还一直发推文说,新冠病毒不过像流感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这种违反医学常识、不戒慎恐惧的态度真是十分可怕。

特朗普认为他的连任与经济和股市息息相关,但我认为在目前的健康危机下,必须先救命才能救市。

在演说中,特朗普只说会扩大检验,但是没有提供具体细节。众所周知,在3月6日前美国各地仍然极度缺乏检测盒。比方说,他应该解释:目前各州的医院已经如何动员起来?如果病例暴增,医院将如何分流?医疗设施和保护用品的短缺如何弥补?

美国疾控中心在3月10日发布新指南指出,由于“口罩的供应链无法满足需求”,医护人员在治疗新冠病毒患者时,不必使用专门的N95口罩,可以改用普通外科手术口罩。这个举措让医疗专家担心医护人员交叉感染的危险。

美国民众目前真正需要知情的是:美国的医疗系统如何不被瘫痪?如何井然有序地断绝传染途径?如何避免专家所预测最坏的情况,即60%到70%的人口都会染上此病?

美国民主党领导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呼吁共和党人支持一项法案,包括免费的冠状病毒测试、带薪紧急休假、提高工人的失业保险以及其他措施。他们在联合声明中指出:“我们国家发生了公共卫生危机,而确保美国人民安全并确保其经济安全的最佳方法,就是让总统专注于遏制冠状病毒本身的扩散。令人震惊的是,总统没有透露政府将如何解决整个美国缺乏冠状病毒检测盒的问题。”

WHO在宣布“全球大流行”时描述许多政府“令人震惊的无为而治”。《纽约时报》认为,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更糟糕的是,世界各国像是“没有指挥”的杂音“合唱团”,美国在二战后扮演的主导角色,在特朗普手上失去效应,因为他更相信以高筑边界围墙的方式来防堵疫情。

这个全球动荡的时刻,给予俄罗斯总统普京、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等政治强人机会,利用疫情操纵国际供需情势,以作为掩护巩固其力量。

过山车一样的股市,缺乏关于测试、取消公共聚会和隔离的共同标准,导致美国部分地区疫情堪忧,特别是在人口密集、精英聚集的纽约大都会区、北加州硅谷湾区以及西雅图市。

新冠病毒已经席卷西雅图地区至少11个养老院的设施。目前华盛顿州至少有31人死于病毒,几乎都与柯克兰养老院或附近的其他四个长期护理机构有关。到3月11日为止,柯克兰养老院 180名员工中,已有67人出现染病症状。当地官员和家属批评养老院管理参差不齐,而且信息传播混乱。疫情爆发初期的媒体图片显示,医护人员在运送养老院里的病患时,只披着单薄、非密闭浅蓝半身医护围兜,没有穿戴防护镜或头盔。

最近在哈佛大学举行的新冠病毒研讨会上,问答环节中来自该校公共卫生学院的学生,问专家对美国此次新冠疫情应对措施的看法。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研究讲座教授巴里布•卢姆表示,医疗保健系统中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必须受到保护,以免被接触的病人感染。但美国从日本游轮上接回的人员中,已有14名确诊感染者。据他所知,一批护士和卫生人员既没有经过传染病应对和处理的培训,又没有佩戴防护装备,没有口罩,就被派往机场接机。因此这些人都暴露在感染风险中。

武汉和意大利的例子显示,致死率随着人口患病率上升急剧攀升,一旦患病率激增,自然的结果是压垮医疗体制和医护人员,从原本的健康危机爆发为医疗系统的危机。美国现在面临的极限挑战是测试不足,测试盒的供应和程序都未上轨道,联邦政府的疾控中心在3月底前用极高的标准和极少的准许定点限制测试数量,现在虽然名义上开放给各州和私人实验室,但由于人力和耗材上的短缺,不知道何时才能充分掌握流程。

有些实验室警告说,它们用于从呼吸道提取病毒RNA的耗材数量不足,而这些试剂盒中并不附带这些耗材。本来RNA提取耗材是随手可得的,但正如其他医护器材的严重短缺一样,一旦“世界上每个人都在尝试提取RNA”,这样的耗材远远不够。

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3月4日表示,如果美国的新冠病毒爆发达到大流行程度,医护人员将需要35亿个口罩。目前美国应急储备包括大约1200万个N95口罩和3000万个外科口罩,大约是所需数量的1%。

随着新冠病毒继续在全球蔓延,WHO估计,每个月将需要使用8900万个医用口罩,7600万个检查手套和160万个护目镜,因而敦促医疗用品制造商将产量提高40%。但美国基本上依赖国外的口罩生产线。

戴不戴口罩固然有文化上的差异,但我认为主要并不是社会彼此信任度的问题。有人说在一个高度有公德的社会里,0.1%生病的人一定会戴口罩,那么99.9%没有生病的人就不用戴口罩了!但这个假设忽略了三个前提:

第一,感染病毒的人可能没有症状,甚至可能是超级传播者。

第二,生活中口沫横飞(见我几年前写的《社交,酒精和口水》)的情况真不少。像纽约这样人口密集的大都会,公共场所如地铁的卫生堪忧,必须学会自保。

第三,如果我们不确定只有0.1%的感染数字(或比例上表示很低的象征数字)呢?

一旦疫情向其他国家扩散,便已经到了防不胜防的地步。而正如我在《美国华人如何“扫货”送口罩回国?》一文中描述的,华人社团和个人已经掏空了美国口罩市场。

另外,美国民众普遍缺乏经过SARS洗礼的警觉性,这反映在对使用口罩的态度上,这是防疫的漏洞,而现在由于口罩严重短缺,更必须把珍贵的物资留给医护人员。

特朗普虽然在演说中强调两党应该超越政治,共同促成抗疫的协力举措。但之前,特朗普政府明显是出于政治考量而淡化疫情,不仅误判了疫情的严重性,也未对大众做出适当警醒,以至于误失良机。

目前美国一些地区距离“武汉化”或“意大利化”只有一个非常短窄的窗口。一些州和市的政府正自行采取比联邦政府指令更严厉的行动,比方说,纽约州长科莫在3月7日出现89个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后宣布该州进入紧急状态。随后在出现大规模群聚感染的新罗谢尔镇建立“控制区”,关闭学校等公共场所,并派遣国民警卫队进驻,协助消毒和分送食物。纽约州将与28个私人实验室签订合同,以提高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

纽约市新冠病毒感染确诊案例升至95例之后,市长白思豪在3月12日宣布该市进入紧急状态,并表示预计病例数到下周将增至千人以上。目前虽然继续保持公共交通,学校和医疗机构开放,但百老汇剧场全面熄灯,纽约市许多博物馆(包括大都会)已经宣布暂停开放。

特朗普如果今年11月选举还想有戏的话,必须明白:此时此刻,救命比救市重要,唯有救命才能救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Source link

欢迎留言